双诀

沉迷楚留香无法自拔,cp吃的杂,基本上楚留香什么cp都能吃

一个正经的求助

有没有哪位小可爱知道,武当轻功技打起飞方莹,打哪儿才算打中,我按着方莹各个地方扔盘子,直接穿过她落地上了!!!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啊!!!嘤嘤嘤!!!

求求各位救救孩子吧!

我真的是在天天嫖他,今天好感到了相见恨晚,无事发生,希望有个什么和我回家结婚的选择

【华武】山之鹤

此文的设定华山弟子17岁,武当弟子12岁。

看这年龄就知道没有车的!

然后我又在瞎几把乱写文,幼儿园文笔。

请不要嫌弃我,也不要打我,我只会嘤嘤嘤。







华山弟子被小孩揪着头发一顿乱捶,虽然下手不重但是华山弟子觉得千惹万惹,熊孩子还是最不好惹。

小屁孩子胡乱打了他几下,便捂着脸蹲下来哭了。抽抽噎噎的,华山弟子在路过人指责的目光下憋屈跟着蹲下来,抬出了手不知道是不是该打晕他。最后还是轻轻放到小孩头上,摸了几把。

然后他听见小孩子说,不许摸,你这登徒子!

他心下了然,起身就往另一边走,那小孩还挂着泪,一把拽住他的几根手指,差点给他掰折。华山弟子忍着痛转头,看见孩子把揣怀里的两截碎玉佩亮了出来。

华山弟子不接,他以为这是小孩要给他送信物,他扬手拒绝了。小孩蹬脚,一脸怒意写满了脸,他声音带着些孩童特有的奶气,说着,若不是华山弟子出手把他推了一下,这块玉佩不会碎的。

华山弟子觉得头疼,他不是故意推这孩子,他只是一路追着盗墓贼到了严洲城外,那贼人看见这小孩子正嘬着一串糖葫芦慢悠悠地往湖边走去,便想劫来当人质使使,结果被华山弟子发现几步掠影而过,一脚将小孩踹翻了。

当剑没入贼人体内后,他甩了甩血,正准备走时,被他踹了的小孩跳起来就开始揍他了。

可能是情况太紧急,忘记了把人孩子扶起来了吧,还害人家玉佩也摔了。华山弟子默默将视线斜移。

“你这是做贼心虚!”小孩子不依不饶,扯着华山弟子的衣角道。

“不是,你说我这该怎么办啊?”他掏出钱袋,问道,“我赔行吗?”

“赔不到的,不过你可以先给我五十两……”

孩子话还没有说话,就见华山弟子将钱袋的抽绳一收,揣回了怀里,嘴里念叨着,“打扰了。”

孩子挺生气的,说华山弟子不能这样。华山弟子没办法啊,出门在外哪儿带那么多钱,他拿过孩子手里的两截玉佩,举起来看了看,无论是色泽还是质感,无疑是上品。

孩子说这是掌门师父给他的,碎了他不敢回去,华山弟子得负责,负全责。

华山弟子觉得自己背到家了,他问你掌门谁啊?

孩子仰头,眼里闪着自豪的光,回应道,萧疏寒。

喔,这还是个武当的小道士。

华山弟子不仅头疼,连眼皮都开始跳了。

他得在江南暂留几日,因为有消息说这附近盗墓贼猖獗,稍不注意就把人祖坟给掘了。小道长听了,问华山弟子为什么要和盗墓贼抢生意?

华山弟子一愣,直勾勾地看着小道长,说着没啊,我可没有掘人家祖坟。

“可是他们从祖坟刨到的东西不是都归你了吗?”

闻言华山弟子沉默着把手里的萃玉收好。

这日子谁过不是得过啊。

因为靠打击盗墓团伙,华山弟子养活自己加一个小道长是没问题的。不过小道士的玉被珠宝铺的老板接过去瞧了瞧说,你这都两块了,补不了,不然就干脆把它修成两截小玉佩。

华山弟子看过那玉,刻得是鹤绕云中山的景象,小道士听了老板的话,心里虽是有所不甘,但是这个的确是把损失减到了最小,便点头同意了。

华山弟子问小道长,怎么武当的弟子不来接你,小道长说他这是获得允许出来的,但是说完之后小道长有些苦恼似的托着脸,他又说,其实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师兄。

师兄,那师兄呢?那师兄跑金陵了!小道士不愿去金陵,便在江南等他。

华山弟子问去金陵干什么。

小道长想了想,还是把师兄卖了,他说,师兄觉得点香阁很好玩。

行了,华山弟子笑着闭了眼,他大概知道了。

小道长和华山弟子一起睡觉,他警告华山弟子距离他最好三米远,华山弟子便伸了个懒腰,把坐床上的小道长一把抱起放在桌子上。

他说你不然就睡桌子上,我给你把茶具收一收,再给你铺层被子,你若不想和我睡,就只能这样了。

所以小道长妥协了,华山弟子上了让着他每天贴着墙壁睡,第二天醒来还能看见小道长脑袋搁床外一只脚还搭他腰上。

华山弟子不明白这怎么能把自己给睡横了,他一动小道长的身子就把对方给惊醒了。小道长揉了揉眼睛,迷迷糊糊地看着华山弟子给他把身子正过来,把脑袋好好地放枕头上。

小道长伸手推了推华山弟子,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,嘴里小声念着什么早课啊,师傅要来检查功课了。

华山弟子看戏一般看着小道长的所作所为,顺手将外套搭对方身上。

小道长头发东翘西翘的,还是坚持给自己束冠。额边两溜垂下来的发跟炸了毛似的,华山弟子看不过去,一把将对方头发给拆了,重新顺了顺他的头发,这之后束的冠,倒是整齐了很多。

小道长问,华山是怎么样的。

华山弟子说,很暖和,因为师门仿佛家人一样。他停顿数秒之后,又接着说,实际上还是很冷的,冻死小道长这样的肯定没问题,所以华山弟子一般情况下不回门派,就这样四处走走,惩恶扬善,自己养活自己,有多余的闲钱就送回师门。

小道士长了说,真好啊,真好。

华山弟子难得观察起小道长没有爆炸的样子,他挺喜欢这孩子的眼睛,水灵又明亮,让人看一眼就觉得陷进去了似的,所以这时候,华山弟子庆幸这孩子还没有长大,他想了想,这得叫少女杀手。

两块玉佩重雕得好几天,为了支付雕刻费,华山弟子掏空了自己的钱袋,这几天一直属于被小道长救济的日子,倒是过的舒坦。小道长很喜欢吃街边小食,跟着他一路基本上嘴不带停的。

他就是个孩子,华山弟子悄悄探了探自己的腹部,有了浅浅一圈软肉,觉得自己痛不欲生,他给小道长说别捎他那份了,小道长点头,但还是给华山弟子买了吃食。

他们相处得有十天,从铺里取回来的玉佩,一只上面是刻着鹤,另一只上面刻着山,原本一块玉佩的元素被改成了两块。小道长一手握着一只玉佩,想了想还是给华山弟子递了一块。

华山弟子问小道长,这啥意思啊这。

小道长说大概是后会有期,他师兄要回江南接他了。

华山弟子接过了那块鹤图案的玉佩。

等到真正小道长要走的时候,华山弟子叫住了他。小道长的师兄看起来是温润如玉,听见华山弟子叫住小道长之后仿佛护犊子似的警惕地看着他。

华山弟子把自己的剑蕙解了下来,递给了小道长,跟小道长说,我挺喜欢你的,这可是我最宝贝的东西,送你了。小道长红了脸,咬了咬牙转过头,他师兄觉得华山弟子浪得不行,要拔剑为师弟除害。

华山弟子笑着溜了。



然后这一别便是别了七年。

再次见面是在华山的凛冽寒风中,小道长还是小道长,就个子大了,武艺强了,心态也好了,不会揪华山弟子头发了。

小道长被冷得瑟瑟发抖,看见华山弟子觉得生气,他们隔了不远,小道长问他,你就这么看着我冻死吗?

这时候,华山弟子便大笑着解了自己大氅给小道长披上,小道长又把衣服提起来罩在了他俩身上。

他盯华山弟子的眼神很清澈,像是蕴了七年的美酒,却让华山弟子醉到绵软。

小道长说我的鹤找一座山找了很久,最后这只鹤落到了华山,这可怎么办呀。

华山弟子说正巧华山也找一只鹤,正巧那只鹤飞到了华山,飞呀飞呀,飞到了他身边。









方思明X少侠♂

突发奇想的小段子。

幼儿园文笔。

我真的在江南失足一路爬到了方思明面前,是真爱,就爬过去!(不









方思明见我一步一步爬向他的时候,眼里满是惊疑。他朝我走了过来,倒也省了我不少力。

我朝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发觉自己手上沾了些泥,犹豫地停在半空没有动作,他发觉了,还是握住了我的手。

“救救孩子,我好痛啊。”

我几乎都要哭出来了,他的手温温凉凉,却比我在地上糊的手要暖很多。

“什么人居然敢将你……”

他有些生气,想把我扶起来,我朝他摇了摇头,我现在一动就特别痛,他就半跪着让我趴在他怀里。

“我使着轻功的时候岔气了,摔下来了。”

虽然落地的时候惊慌失措,但是至少有内力护体,没有摔死。我知道方思明经常会出现在江南,想着碰碰运气还真遇到他了。

“你啊……”他说话轻轻的,我听不太明白含着什么感情,“我找个地方给你疗伤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正准备从他怀里爬起来,他又揽着我的腰不让我起来。

“算了,就这块草地吧。”

我觉得不妥,我把泥蹭他身上我觉得已经很不好了,还让人坐地上,万圣阁的少主大概也没遇到过这档子事儿,几乎可以说是笨手笨脚地在扶着我,我想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便看了我一眼,仿佛在说,闭嘴。

是的,我觉得我猜的意思应该没有错。

他态度强硬,将自己的披风扯下来给我垫着坐下,我收了收腿,疼得想喊娘。但还是摆好姿势开始运功,活动周身的筋脉。

他的手轻轻搭在我的肩上,暖意从他手心向我身体蔓延。

明明传功可以不用接触到身体的。

我这样想着。

但还是把精力放在了运功上。活络筋脉的时间需要非常久。我觉得我平日早课都没有安静坐这么久,等到方思明松手的时候,我虚得慌,我想站起来,双腿直直地发软,我觉得我在打滑。

他把我扶住,我重重地喘了几口气,他就这么等着我下一步动作。

“唉呀谢谢你呀方思明,不然我可得爬回师门受到嘲笑了。”

我想逗他乐一乐,可惜我从来没有成功过。他腾出一只手摸出方巾擦了擦我的额头的冷汗。

“为什么要嘲笑你?”

“我这样子……”

“不好笑。”

他看着我的眼神倒是真的很认真,我想不出很好的形容,就像是他的眼中蕴着柔和的光。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,这眼神改变得太多了。

我只得点点头,使不出力,方思明便说要抱着我,便弯腰伸手向我膝窝探去。

我紧张地推了推他,“不了不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

说完我就后悔了,我不能走!!!我现在整个人以方思明为支撑,虚虚地靠着他,离了他我怕是连路都走不好。

方思明不解,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解。我只有给他说一般的男人都不会喜欢这样抱吧。

“但你又不是一般人。”

他这么回应我,我觉得他可能是想夸我与众不同但是总感觉哪儿不太对。最后各退一步,他选择了背我。

小时候被师兄和师傅背过,这么大了被人背还是头一遭,方思明不知道是不是在安慰我,说我不重。

他的袍子被遗忘在了路上,原本被遮挡大半的银发全然映入我眼,我悄悄伸手捉住了一绺发,挽在指节上,顺滑的触感让我爱不释手。

我觉得他身形单薄似的,其实也只是错觉,他比我壮实许多,至少身高就看得出来。方思明前些日子找我喝了酒之后,这次还是我们这几天第一次见面。

虽然我的出场方式并不雅观,但是我不在意,方思明呢?他看上去有些在意,我觉得他是在意我受了伤。

他关心我的时候眼神很亮,向来不会遮掩。

“嘿嘿……”银发从我指间落下,我轻轻抱着方思明脖子蹭了蹭,“谢谢你,方思明。”

他行走的动作微微有些停顿,但是很快恢复了正常。

“你已经道过谢了。”他把我捞了捞。

“这不一样,感谢与我相遇。”

我傻笑着把脸埋进他的背,他身上有檀木的味道,不浓,就像人一样清清淡淡。

我突然觉得我是非常幸运了,不然世间人千千万万,怎么就我去送信,遇见了他呢?

方思明说嗯,我也是。





大家好,我今天终于把蔡师兄嫖上床了,很开心,省略三万字过夜内容。

圣火令X无剑

一段脑洞而已。

真的只有一段!

有私设!!

我好害怕别揍我



在昆仑山道上遭遇了奇袭,那被我们漏下的几只魍魉向我们发起攻击。

原本就狭小的山道此刻更为拥挤。倚天他们提剑抵挡攻击,动作都有所收敛。

原本就被雪埋过一次,不想因为此刻过大的动作震了山体,我瞧着一只魍魉探掌一击山脉,头顶落了些雪下来,我飞身上前,朝他脑袋上弹了一颗石子,十成十的力道,倒是激怒了他,与我打斗起来。

我慌张接下了魍魉的数招攻式,虽说是下意识行为,但终是少了一些力,不足以将他击倒,反而是他突来的一掌将我击退了好几步。

胸口沉闷,道不明的眩晕感。脑海里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却又抑制下去。似乎是前有把我埋进深渊的痛楚蔓上脊梁。

我踩空落下了山崖。

明明是我想不起来的事,却又在处处提醒我。

寒风刺骨。

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腕,将我拢到他的怀里,又与我转了方向将他自己的背部向下。

他同我一起跳了下来?!

“下面……是河。”

风声很大,但我却听清了他的话,他腾出一只手向下暗自施力,我隐隐约约看见了的显现圣火符印被他的手掌遮去了大半。

他是在融冰!

这样的高度落下,就算到河里,也是有着强烈的冲击。但是我还并没有来得及提醒他就被灌入口鼻的冰凉河水惊得不轻。

他拖着我向上游去,我咬了咬牙爬上了岸,浑身冻得发抖,跪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。

昆仑山终年寒雪,我眨了眨眼,看着那个男人立起身来重重喘了一口气。他看向我,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走过来,手臂穿过我的膝弯,将我抱了起来。

这个男人就算刚刚浸了冰河,身体也是微微散发着暖意。

“不用担心,他们会找到我们的。”他自顾自地说道,“不过小花猫,你的状态不太好啊。”

是啊,我的状态。

波斯人过于奇怪的称谓我早已习惯,他异色的双瞳看着我,仿佛仅仅是如此就把我的内心猜了个八九。

他找了一个山洞,大概是野兽曾经的家,洞内零散着一些动物的白骨。

引火符文被他画在我旁边,轻轻一点便窜出了明火,不过对于此刻的我仿佛是杯水车薪。如果可以,我恨不得跳进火坑,好好暖一暖这几乎没有知觉的身体。

他坐在我旁边,挡住了洞口大部分的风,他毫不犹豫地握住了我的手,向我传递着他的内力。

他略带深意地望了我一眼,异色的双瞳暗蕴着浅浅的笑意。我疲惫地看着他,说不出来话,有了内力的协助,体内寒意驱散的是很快。我垂着眼眸,昏昏欲睡。

我感到他松开了一只手,撩开了我额前的碎发,食指抵在眉心,但是是在临摹一般画了个什么形状。

他指尖温热的触感倒是抵着背后发麻,我轻轻侧过头。

“抱歉,你的印记,可真是有几分眼熟啊。”

我一愣,伸手摸着眉心方才他触碰的地方。

“印记……?”

他抿唇浅笑,拿起旁的一截木枝在地上画了起来。

我瞧着他所画之物,却记不起一丝一毫。

这个印记,我仿佛是在别人身上看见过的。

“我……怎么会有这种印记。”

我喃喃道,看着跳跃的火苗,由不得一阵头痛。

要说印记,面前的男人额上也有,我抬眼看着他眉间的印记,他也注意到了我,却是柔声细语道,“圣火的印记,你可是不能碰啊。”

“我没有说想要碰……”

“说起来,按照你们中原人的话来讲……”他别有深意地看着我,又一次握住了我的手,右手把上了我的脉。“心法……你的心法,我完全感受不到。更像是被人封印了。”

“嗯……?”

“你对你自己的身份完全没有印象吗?”他突然转换了话题,我摇了摇头,像是在他的意料之中,橘色的火光映照在他的脸上。

“印记……我觉着是在故人身上看见过。但是那个故人,对我而言,我说不出感受,悲伤、难过或者愤怒。而且我……觉得我还是能打的……说不定我武艺是真的高强呢”我瞧着他眨了眨眼道。

“那便顺其自然走下去吧。”他抬起我的手,在指节上落下一吻。

“……!”

我轻哼一声想抽回去,却被紧紧握住。

“你的手,还很冷呢。”

“我……自己暖暖就行了。”我微微低头,不再看他,手却抽不回来,僵持了一会儿,还是放弃了,毕竟他是真的很暖和。




——

没了喔,我溜了溜了啊啊啊啊啊